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闫松的言论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上海《东方体育日报》首席编辑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皇马、国米、拜仁为什么要默哀?  

2011-03-13 18:59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皇马、国米、拜仁为什么要默哀? - 闫松 - 闫松的言论空间

 

文/闫松

       日本东海岸九级大地震,生灵涂炭,人间地狱。昨夜今晨,在地球的另一端,皇马、国米、拜仁等队在联赛开始前,纷纷为日本地震罹难者默哀,国米和拜仁的球员甚至佩带了黑纱,以示哀悼。埃托奥进球后,意味深长地拥抱了日本队友长友佑都。
       欧洲赛场默哀场面比比皆是,不论是足球界名士去世,还是球迷遇刺身亡,甚至是备受尊敬的媒体人身故,更别提各类重大灾难性社会事件。如果诸位经常夜间看电视直播,就能发现镜头中许多“莫名其妙”的赛前默哀,以至考验得我等解说员不知从何说起——又是谁死了?他们习惯了那低头的“一分钟”,我们在电视镜头前被常年教育,也习惯了他们的“习惯”。于是,这些年来,我们也尝试着向逝者致敬,在尊重中找到自尊,尽管其间,还比较难。
       关于球场默哀,我想话分两头。
       一:为什么皇马、国米、拜仁这些豪门顶级强队,会在第一时间向远东罹难的黎民百姓、向日本岛国人民默哀?我的疑问是,为什么他们没有向2008年我中国汶川大地震的同胞默哀?尽管地震级别要小于日本,但实际死亡人数至少要比现在多得多。
       这样的疑问似乎又是荒谬的!凭什么人家非要向我们的遇难同胞默哀?但疑问还是疑问,凭什么人家非要向我们一衣带水的邻邦遇难者默哀?
       大国崛起了,强国还未实现。GDP已经超越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,但其他各种指标还远远落后于邻国。如果你去过国外旅游出差,一定会被问过:“日本人?韩国人?香港来的?台湾来的?”,最后,你等不急地回答:“中国人!”
       很抱歉,我暂时找不到别的理由,只好,用以上狭隘的观点去解释。也许,鲁迅先生会写一篇很精彩的博客。早年留学仙台的他,一定会很关心当地难民的处境——如果他想从欧洲足坛联系到球场默哀。很可惜,大先生醒不过来,而且对足球一点都不感兴趣。
       二:我们如何面对国内体育场的默哀生态。
       大祸临头时,我们有过敬意。非典时刻,甲A赛场有过类似的默哀场面。汶川地震,中超赛场球员拉过哀悼横幅。但,我猜这种行为的官方色彩更浓。我更在意自下而上的表达。
       不过,这样的时刻有点难。记得有一年,山东鲁能客场挑战上海申花,一位鲁能球迷到沪后因为心脏病发作而突然身亡。球迷们想用今天皇马、国米、拜仁的方式表达对一位普通球迷的哀悼。但有关方面没有“批示”,就此作罢。
      上海胶州路大火,万众市民自发献花志哀。邓华德和刘炜亚运会比赛前请求为死难者默哀一分钟,提议未被采纳。赛后发布会,和以往评价比赛不同,美国人邓华德上来便说:“在我的家乡上海,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,我对那些在灾难中遭到伤害的家庭表示最诚挚的祝福,并为他们默默祈祷。”这是在没有记者提问的情况下,老邓的“题外话”,一度让组委会翻译措手不及。
       ——这就是我们体育场的默哀生态。
       亚冠马上又要开打了,大阪钢巴和大阪樱花分别来到济南和天津,挑战鲁能和泰达。据说,中国足协的老爷们要提议为友国遇难人民赛前默哀。但愿,这不是假新闻。但,即便是假新闻,也没有关系。
       写到这里,我还是无法解释为什么皇马、国米、拜仁要默哀。或许,无法解释就是解释了。但,我不确定。

皇马、国米、拜仁为什么要默哀? - 闫松 - 闫松的言论空间

 

 
 
皇马、国米、拜仁为什么要默哀? - 闫松 - 闫松的言论空间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791)| 评论(1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评论 {cwd bdwa b{assst selfRecomBlogCount:'0', ="shareitwidth=a mg

将文章分蟨x 16px 10px rame>' a-3-jst-1">xta> > fc03 n哀,發ass="iblock nbw-fce nbw-f40">r:fal xtarget"a. hre&r=$,8)

"sh${"tt spostA
评论 er_single:'' jst-1">xtarea> c {if x jst!x}
将文章分蟨=1&blog" frameBorder="0">' jstr=$extarea> 0 mp vname://www.lofter.c04

将文章分蟨="0" border=rame>' y. B方蘝zoom:1;"}/? bdcdwb batic/181751410201121365641166', 録${y. B方蘢iv c

> id="$fte>12">&n记录ref="http < c> er_sindle:'' me:130001}, &r=$extarea> widt_b,拜萫r}, &r=$st" id="m-3-jst-1"> {list a as x} me:130001N!x}
{if xme:130001N!x}
' me:130001}, &r=$extarea> ' me:130001}, &r=$exta="floatsss="nbc-c"(x.< tawd bdwa btassst s c#-- bsp;广告 8.b class="ztag"> s="slofter.com/selectio

将文章分蟨="0" ${hiv>eadCs.rei_3w

eadCs. src,荐<,150,tru$)16< ass="tcnt"c/div>> ic vissp;> i&t=1&c/div>> imgifrc)visitor${hiv>eadCs.i; vnamesp;0 7}{b"ztk}{cwd a导航visitormg hidefocus="true"

将文章分蟨="0" ${x.3ei_3w

fte"shspan> vnam${x.i;< a xta a r.co bleariss<< 0张照片,人fte>s="b lt拜 hid 最新 r.co bleariss<< 0张照片,人fte>s="b lt拜 hid 该作者的; 这ght="100" f r.co bleariss<< 0张照片,人fte>s="b lt拜 hid 博主tebasp;&nbs r.co bleariss<< 0张照片,人fte>s="b lt拜 hid 随机 r.co bleariss<< 0张照片,人fte>s="b lt拜 hid 首页tebasp;&nbs r.co bleariss<< 0logComment"0 fcrisg

将文章分> fteix nbw-act fc06" styrame tyle="m"> heibsp; span> "分lse,

er_single: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