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闫松的言论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上海《东方体育日报》首席编辑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旧文(四)那些有关足球的音乐  

2011-03-07 17:44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闫松

       又到欧冠时间,又听到雄壮激昂的欧冠开场曲。
       欧洲人注重仪式感,欧冠这样的大场面,少不了用灿烂辉煌的调子垫场。倘用二胡一拉,国米曼联的球员们说不定会哭出来,所以还需要他们熟悉的旋律。于是,亨德尔来了。
       那首《冠军联赛》之歌的原曲正是出自于这位德国人。亨德尔与巴赫是巴洛克时代的双子星。巴赫死后将近一百年,才被门德尔松发掘出,而亨德尔健在时就荣耀备至。《牧师扎多克》就是《冠军联赛》的前身。1992年,欧足联希望有一首庄严激昂的音乐作为新欧冠主题曲,他们找来作曲家托尼·布里顿讨论,布里顿选择了《牧师扎多克》。1727年,亨德尔受邀为大不列颠国王乔治二世登基创作了此曲,布里顿稍做改编,再填上词,就有了今天的《冠军联赛》之歌。听过原曲,似乎不及现在的曲调激昂,但是,那种特有的仪式感,仍然强烈。
       亨德尔不愧是创作此类歌曲的高手,那首《哈利路亚》也是出自这位大师之手。7年前的韩日世界杯,那些“恐怖”的韩国红魔球迷,不知疲倦地用歌声送走西班牙和意大利,他们唱的就是《哈利路亚》。《哈利路亚》其实是亨德尔清唱剧《弥赛亚》的一段。英王当年在剧院听到《哈利路亚》这一段,立刻站起来,形容这是“上帝的声音”。于是,此后只要在英国演奏到《哈利路亚》,人们都会起立致敬。
       仪式感,足球需要仪式感。
       那天看二战电影《烽火惊情》,讲的是一个意大利女人怎样把她心爱的纳粹军官成功劝降。电影里有一段,是那个军官举行自己的生日晚宴,次日就要上战场。吃到一半,他举起酒杯,所有人也都举起酒杯,都不喝,然后笔直起立,高唱德国国歌。唱完,一饮而尽。当然,片子最后,那个军官主动协助意大利游击队推翻了纳粹政权,实现了正义感。在他被盟军解除武装的一刻,影片再次想起那首德国国歌——海顿创作的《皇帝》弦乐四重奏第二乐章。
      拿破仑即将攻陷奥地利那年,垂暮之年的海顿,老泪纵横地弹奏这首歌,那时,它是奥地利国歌。现在,每当德国队比赛前,巴拉克们就唱的是这首歌——海顿写的,那个军官唱过的歌。
      好了,现在我想到了《马梅利之歌》——意大利国歌。因为,两天前,我在意大利语第一阶段毕业课时,唱到了这首歌。我的老师大卫德·扎贝奥即将告别我们,我说:“你给我们唱首歌吧!”“我的太阳?我不太会啊!”“国歌总会吧!”扎贝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一边哼一边在黑板上写出歌词。扎贝奥,来自北意大利帕多瓦,个头瘦小,眼睛深邃,留栗色长发。他的严谨甚至羞涩,让我怀疑他是不是别国人,他的大舌音甚至还不如我。但他的确是正宗意大利人,他开始带领我们唱歌——“Fratelli d'Italia, l'Italia s'e' desta。”我马上想到了加图索紧逼双眼奋力唱出的样子,还有布冯那认真而走调的声音。再看扎贝奥,面色泛红,简直像个法国文艺小青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