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闫松的言论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上海《东方体育日报》首席编辑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旧文(五)楼世芳,他读了那么多书  

2011-03-07 18:00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闫松

      上周,在安福路看话剧《秀才与刽子手》。
      剧情发生在1905年,延续一千三百多年的科举制度结束了,酷刑也随后废除。潦倒的徐秀才和刽子手马快刀同时“失业”,在经过一番挣扎后,两人从卖猪肉中开始了新的生活:秀才满脸胡须抡着屠刀,刽子手戴上眼镜看起了唱本。这是一出黑色喜剧,其中不乏许多漂亮台词。徐秀才喜欢上了街坊寡妇,寡妇他爸撞见二人眉来眼去,以为秀才非礼女儿,上前说:“你在干什么?”秀才回答:“我什么也没干啊。”寡妇他爸怒声质问——“你读了那么多书,什么坏事干不出来!”
      楼世芳学富五车、一统斋汗牛充栋,端的是腹有诗书气自华。他若活在科举时代,岂止是个秀才。那么,楼世芳读了那么多书,他干过“坏事”吗?我承认,这是一个很阴险的提问。我们总是以貌取人的——想象着楼总又笑了起来,反光的眼镜镜片后,细眼眯缝,嘴角一颗痣,似动非动。他又计上心头了吧,他又胸有成竹了吧……
      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,要干坏事,就要动脑子。动脑子干坏事,比动拳头干坏事还坏。寡妇他爸考量秀才,一定是照此依据。这样的思路,多见于对读书读得多的人的一种一厢情愿式的主观臆断。楼总又干过什么“坏事”呢?以他梅兰竹菊般高雅的心性,断干不出什么杀人放火的粗野路数。大不了,掰掰手腕,和王国林斗志斗勇罢了;大不了搞搞脑子,和吴金贵一争短长罢了。只不过,在足球圈里,在舆论面前,在平平仄平平的诗词中,放大夸张变形了他自己。
      这次要做楼世芳的初衷,其实就是想解读楼世芳。他不是什么“坏人”,只是个“文人”。他一点也不迂腐,偶尔有点酸。他不大容得下足球这“圈子”,他渴望的空间叫“天地”。他要的不是“江湖”,他要的是“山水”。足球、申花,不是楼的志趣,如同他的继任吴冀南。只是二人,在任命制下,施展出不同的管理个性。关键是,楼世芳归根是个成功者,在他任内,申花拿到了第二个联赛冠军。尽管,他说拿到冠军那天还是很生气,有书生意气在。
      我不知道,之前对楼世芳的点评说到位了没有,估计他蔑视我的“无知”。但如果我说他是个自视清高的人,想必不会否认。“‘天教无才作闲人’!有本事的人都在岗位上忙得‘不亦乐乎’呢。”楼世芳在说他自己。他的自信完全源于胸中垫着的万册书,脚下走过的万里路。他看得上眼的人,估计没几个。
       对于申花的过往,楼世芳保持漫不经心的回避。申花对他来说只是“行过”,无所谓“完成”。但楼总毕竟是楼总,你可以不让他喝茶,但不能不让他读书写作。自从那“魏晋时代的男人故事”不了了之后,楼总准备给本报撰写他与申花的往事。大约在十一月,不,大约在这个“停车坐爱枫林晚”的深秋,楼总的生花妙笔就能著成那锦绣文章,以飨读者。他会写他在申花干过的“坏事”吗?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